奇怪猫头

奇怪的猫头增加了!!!

画了园医,前面俩是现代(?)

后面两个是狗狗艾米丽和兔兔艾玛

摸一下园医(我来丢人)

新人🌿图

最后一张可自行加字

学姐,我喜欢妳

“艾米丽学姐我喜欢妳!”艾米丽看着眼前这个比自己高出近两个头,不,三个头的女孩,艾米丽已经不知道用什么词来形容眼前这个画面了,这已经是数不清到底第几次被她表白了啊,每次还没等自己说出话来就自言自语的离开了,还说一堆奇奇怪怪的话。虽然如此艾米丽对面前这个比自己高出近三个头的女孩并无任何厌烦感,反而是喜欢?








“我不会放弃的!艾米丽学姐,我一定会让妳认同我的!”说完便转身离开了,又是自言自语的一天啊。








艾米丽无奈的回到了教室里,忽然一阵清风划过脸颊,艾米丽看向窗外随风飘落的花瓣,想到跟那个女孩的第一次见面。








春季,又到了迎接新面孔的时候了,这个时候大家都会满脸笑容的面对,可只有艾米丽安静的坐在秋千上看书,毕竟她是医学世家的继承人,可没有闲时挂上虚假笑容面对那些富家子弟。但艾米丽没想到这个时间居然会有人来这,这里可不欢迎那些所谓的富家子弟,毕竟谁也不想惹到这位。








艾米丽起身准备将“入侵”这儿的人赶出去,可刚没走几步就与这位“入侵者”撞了个满怀,艾米丽被撞回了几步摔到了地上,心想到这是一位身材壮硕的少爷,或许又是艾尔他们来找自己的麻烦把,艾米丽准备起身跟艾尔他们理论时传来了着急的声音“您没事吧!我没撞伤您吧”声音的主人赶紧将艾米丽扶起来,艾米丽看清了声音的主人。








是一个清秀的男孩子,等等,为什么这个男孩子过分秀气了啊!跟个女孩子一样啊,而且有些可爱啊!








“艾米丽小姐,您没事吧”








“嗯,没事。抱歉撞到你了”








“这话该我说吧,艾米丽小姐。没伤着您吧”








“没,其实你没必要对我说敬语的,毕竟在这里我就是个医学怪人罢了”








“艾米丽小姐怎么会是医学怪人呢!我可是从小就把您当成我的目标啊!虽然我对医学一窍不通,但是在其他领域艾米丽小姐的精神却让我上进,所以您不是医学怪人!对了,我叫艾玛伍兹”








“啊,谢谢你艾玛,不过我没想过自己居然能成为你的目标啊哈哈”








“那当然,父亲可是从小就将妳当做正面教材教育我呢”








“啊哈哈,那还挺好的啊...”艾米丽些许无奈的说道“不过,艾玛你长得好秀气啊,皮肤跟女孩子一样好”艾米丽说着便不自觉的将手抚上艾玛的脸颊上,艾玛轻轻抚上艾米丽的手,微微一笑“因为我就是个女孩子啊,艾米丽小姐”








艾米丽看着这个笑容愣住了,手不自觉的捏了捏艾玛的脸颊,嘴里不断说着“好可爱”的词汇








“艾米丽小姐?”艾玛轻声呼喊着艾米丽的名字,试图将愣住的艾米丽叫醒“嗯!怎么了?”艾米丽听见艾玛叫她就回过神来了,回过神后看见自己的手竟然在捏艾玛的脸,立马红了脸,快速的抽回手来“啊,艾玛。抱歉..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艾米丽还在原地红着脸嘀嘀咕咕的说着抱歉,艾玛轻笑道“没事的艾米丽小姐,艾米丽小姐的手很温暖啊”说着艾玛想再次将艾米丽的手抚在自己脸上,刚想伸出手来就发现艾米丽就在缓缓向后退,艾玛便放弃这样的想法。








“艾米丽小姐,能否告诉我新生报告处在哪么?”艾玛打算离开此地,毕竟以后见面的时间会多的。








“呃,新生报告处嘛,嗯,从这里出去后左拐进入教学楼右边的第五个房间就是了”在脸红紧张的艾米丽突然就变认真了起来,给艾玛指引道路








“嗯,那艾米丽小姐再见了,希望以后能多见见妳,艾米丽小姐”道别后,艾玛跑出了这个花园,留下满脸笑容的艾米丽。








——








“艾米丽学姐,艾米丽学姐”








“嗯!怎么了艾玛”艾米丽忽然从回忆中醒过来,一脸茫然的看着眼前的艾玛








“艾米丽学姐想什么呢?这么入神,不会是在想我吧”艾玛一脸坏水道,不过居然还有些期待呢








艾米丽看着艾玛笑道“是啊,怎么了?艾玛学妹”艾米丽顺着艾玛的套路回了上去,这让艾玛措不及防啊,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了








“艾米丽学姐,你不按套路出牌啊!”艾玛装作生气的模样对艾米丽说道








“哈哈,这不就是你想听的么?艾玛伍兹”被艾米丽这样一说,艾玛忽然不知所措竟然奶凶起来了“艾米丽学姐你明知道我喜欢妳,妳还这样”艾玛害羞的揉了揉自己的头发,扭过脸说道








“艾玛,你怎么这么可爱啊!哈哈哈”艾米丽想摸艾玛的头发但无奈的是太高了!艾玛看着想摸自己的艾米丽,自觉的蹲下让艾米丽摸自己的头。








瞬间两人都红着脸扭到一边,不可思议的回想自己刚做的事情,最后艾米丽鼓起勇气牵起艾玛的手傲娇的说道“我可不是妥协了,就是让妳牵一下而已,别想多了啊”








艾玛也笑道“嗯,知道了艾米丽学姐”








“还叫学姐啊?”








“嗯,艾米丽”

失去

ooc因素


看着柜子上的合照,想起了三年前的那一夜。

血衣被男人按在墙上,用尽全力也没法推开比自己高出两头的男人“这女的我喜欢,脾气爆”说着就被把校服撕扯开来,凌辱着血衣。一起受难的还有旧装和艾玛二人,就在男人尽兴时后脑的冰凉感让他停下手里的动作向后倒去,旧装拿着刀子刺死了男人。

最后三人就只有艾玛一人活了下来,血衣因阴影跳楼自杀,旧装被判定故意杀人背叛死刑,就只有艾玛活了下来,可时间不长久,在二人去世不久艾玛也染上了不治之症,一直躺在医院里。

树荫下另一面点燃一支烟猛吸一口,看着吊坠里的照片闭上双眼。“校园里可不能吸烟哦,丽莎”熟悉的声音让另一面烦躁。

“啊,死老太婆,围着我转很好玩么?”掐掉手里的烟头上前扯住莉迪亚的领口“事情已经过去了,就别再纠结了,再怎么想她们也回不来”直戳伤口,这已经不是莉迪亚第一次挑衅了,忍无可忍的另一面举起拳头正面给了莉迪亚一拳“嘿,死老太婆,能别再我面前说么?想死也别太作啊”说完就扔下莉迪亚离去。

穿过小道离开学校就看见守在到路口的两人,他们是守在这向人讨要过路费的卢卡斯和杰米,别人称呼他俩为“路霸”,可另一面却不把他俩放在眼里,直接无视的向前走去。

“喂!你是眼瞎么?没看见咱哥俩啊”

“哈?呵,真不好意思,没戴眼镜看不见有什么事么?”

“啧,原来是个瞎子啊。这样的,咱哥俩要收过路费,看你是个瞎子就便宜点,四百”

“啊,咱身上没这么多钱啊,你看我这项链值多少?”

卢卡斯接过项链打量打量“这顶多值五十”

“啊,五十是吧,一共要四百对吧。”说着就把项链卷在手上

“对对对”说完卢卡斯脸上就来了一拳“五十是吧,四百对吧。”一拳一拳的往卢卡斯脸上揍,这可把一旁的杰米吓跑了,发泄完后扔掉项链离去。

——

在病房门口等候多时的船匠终于看见另一面来了,抱怨到“你怎么才来?”另一面擦了擦手“路上遇见几个残渣”船匠摇头心里可怜到那几个娃,谁给他们的勇气去招惹这人啊,梁静茹么?

“别说我了,艾玛情况怎么样了”

“只剩最后一年了”船匠摇头道

忍住情绪的另一面走进病房看见已经被病魔折腾得骨瘦如柴的艾玛,心里有说不尽的难受,走进握住了艾玛的手,好小。看着这一幕的船匠也心疼啊,想到医生说的已经不到一年时间了,狠狠的打在墙上,自己什么也做不了。

“艾玛,下周就是你22岁生日了,想要什么嘛?”

艾玛摇头“我只要你们健康就行”

终于忍不住的流下眼泪“嗯,会的”

医生进来敲门“家属探病时间到了”

另一面不舍的轻吻艾玛的额头,离去。

回到学校后,另一面把自己困在天台上吸烟一支又一支,他怎么也没法相信自己听见的事实,在以前他总是能打破常规,可这次他不行,他哭了因为这件事哭了,真的不想再失去艾玛了。

花店老板丁×国中生丽

幼年丽×花店丁

1

“打扰一下,伍兹夫人。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妳在儿时便爱上了伍兹小姐呢?”

“那就请您耐心点了,先生。”

抚摸着躺在自己腿上的女儿回忆道“几年前...”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看着一个暑假都没碰的作业,艾米丽是彻底绝望了只剩最后一天了,只能赶紧起来补作业。说完就起来“奋笔疾书”可刚写下几个字就被楼下的香气所吸引,直奔楼下那美食却被父亲拦下“艾米丽,先去洗手早起可是有很多细菌的”无奈下艾米丽跑进卫生间洗手“哼,什么细菌嘛。父亲就爱骗我,哼”简单冲洗后回到餐桌狼吞虎咽起来,完全没有一个贵族小姐的模样。母亲无法忍受这般下等人的行为立即斥责了艾米丽那下等人的行为并说道要有上等人的样子,可艾米丽却不在乎什么上下等人不都一样是人么?为什么还要分呢?艾米丽敷衍了几下便回到房间内,看着那一桌子的作业叹气。

终于在凌晨写完了所有作业,终于可以睡了,洗漱都没有直接倒了下去呼呼大睡完全没有一个上等人该有的样子。

早晨的自然醒让艾米丽感到害怕,拿起一旁的钟表果不其然她睡得像头猪一样啊!马上就要迟到了一想到海拉小姐那恐怖的表情不禁打了个冷颤,赶紧收拾跑出家门马上就要迟到了会死的吧,海拉小姐会杀了自己的对吧。一边向学院跑去一边想着自己的死法成功的让自己绊倒在地,可并没有迎来疼痛而是感觉到一双大手抱住了自己,缓缓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真的被谁抱住了好羞耻!平地摔还被人看见了啊啊啊啊啊。

“这位小姐能起来了么?”被陌生的声音唤醒理智,羞红着脸赶紧从她人怀里退出发出弱弱的感谢声“非常感谢您,没有什么可以报答您的救..命...命之恩,这个送您”说完赶紧逃离现场自己怎么连话都说不清了啊,好丢人啊!

丢在原地的艾玛小姐看着早已跑远的女孩不知该说什么来表达自己的内心,看着手心里的吊坠似乎有什么文字,凑近看了看好像是贵族孩子,也是,那身衣裳我们下等人可没那福享呢,说罢便继续搬运花材。悄悄把那吊坠放进兜里,希望还能见着那位冒失的小姐吧。

走进校园后艾米丽心里的羞耻感才缓慢降下不再像之前那样强烈,真是太羞耻了居然在别人面前摔倒还被那样抱着,越想越觉得羞耻脸上的红晕越来越多用手捂住脸却意外的感受到好烫!自己的脸居然这般模样真是太丢脸了。一旁的玛尔塔似乎注意到了什么过来拍下艾米丽的肩,这可直接把艾米丽吓得不轻,赶忙的起身随即对视。艾米丽此时想着能给自己一个地洞么?现在我就钻进去什么上等人已经不重要了,而玛尔塔只在乎艾米丽脸怎么这么红,用手戳了下意外的发现温度之高'玛尔塔妳干嘛呢?',快速的在脑海里搜索记忆似乎自己弟弟奈布(私设)发烧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玛尔塔?',玛尔塔赶忙拉起艾米丽往医务室赶'玛尔塔妳干什么!停下放开我!',并没有注意艾米丽说了什么,现在她只知道艾米丽现在“发烧”了'妳要带我去哪啊!混蛋玛尔塔!!!',很严重已经开始胡言乱语了必须要快点才行,停下脚步将艾米丽公主抱跑向医务室,此时的艾米丽泪水狂流不止,为什么为什么今天如此丢人。

终于艾米丽是在医务室躺着度过了新学期的第一天,玛尔塔把自己抱进医务室后跟医生说了一大堆废话,其实自己根本没毛病,最后还是因为“发烧”留在了医务室,今天真是美好的一天,累了。

“怎么?今天过得不好么?”听见这句话后艾米丽立刻瞪了回去,自己姐姐是傻子么?看见自己这个样子了还问过得好么?真是谢谢呢我的好姐姐,去死吧。“妳觉得呢。”无聊的回话后听见一段笑声后便是脚步声,抬头便看见了自己的姐姐,莉迪亚·琼斯。比自己大二十几岁的老阿姨,当然不是亲生的,这要是亲生的那还得了!?至于为什么要叫她姐姐,嗯....女人嘛。

“再躺一会儿妳就可以回去了”

“妳不一起么?父亲似乎想见妳的样子”

“不了,我还有事”谁会相见那个老头子啊,一见面就逼逼个不停,真不想见他啊,还有妳就是想把我当挡箭牌吧,真以为我不知道呢我亲爱是妹妹哦。

“昂,是嘛,有啥事啊?带我一起呗”NM的,竟然不回去么?那我怎么挡住这次事情,估计海拉小姐已经告诉父亲今天的一切了,不行她今天必须跟我回去,没有妳我不行,亲爱的姐姐!呕——

“这恐怕不行呢艾米丽,我要去见我恋人所以妳还是乖乖回家吧”别以为我不知道妳在想什么,我是不会给妳当挡箭牌的,我亲爱的妹妹哦。

“我好像还没见过姐姐的恋人呢,我也想去见见呢”别TM的想甩掉我,今天妳必定跟我回去!

“艾米丽,现在还没到见家人的时候呢,到了时候会见面的,乖。自己回家吧”回去是不可能的,决定不可能的妳还是乖乖接受现实吧,我亲爱的妹妹哟。

——

结果最后还是没能把莉迪亚“劝回”去,只能自己一个人回家了,一想到父亲那张恐怖的嘴脸不停的颤抖,会死的吧。一定会被父亲骂死的,会死会死会死啊!!!!!!!

“哎?妳女友是学生嘛?三年起啊丽莎”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转头看见是早晨那位抓住自己的人,突然尴尬的想法又崩出来了想着快走吧,趁她没发现赶紧跑!可,现实总是让人失望对吧。

艾玛碰巧想望其他地方的时候就看见了早晨那冒失的孩子,就向她打着招呼冰把她叫了过来“哎!艾玛这位是?”丽莎露出不对劲的笑容看着艾玛和艾米丽,一想到艾玛一开始调侃自己就有些不耐烦,但是看见这个画面后内心的魂燃烧了起来“一个熟人而已,妳快收起妳那ex的表情吧。”嫌弃的看着丽莎并摆着手表示对她无语。

从教学楼出来的莉迪亚看着妹妹被谁搂住,马上心里就有团火,虽然不是亲生的但咱家妹妹被陌生人这么搂着,噢,这位同学给老娘死吧。“莉迪亚妳出来了!这位是我同父异母的妹妹,艾玛伍兹”看见莉迪亚出来了赶忙介绍,假如慢了一步那艾玛估计现在已经躺在病床上不起了。

听见是丽莎的妹妹后火气消了大半,可还是好气啊!上前把艾米丽拉走“丽莎,回家跟我见父母吧”此时的艾米丽内心是胡乱的,说好没到时间呢?exm?欺骗我感情?

当然此时艾玛内心也极其复杂,说好的一年呢?这才几个月啊,淦!杀死同父异母的姐姐犯法吗?

两人流下了被欺骗的泪水。

魔女梗

魔女x人类

艾玛·伍兹x艾米丽·黛儿

现代设定

——

夜晚十一点,艾米丽关闭自己的店铺挂上占不开业的告示牌后,走在昏暗街上像是解放似的双手举过头顶。


想了想这几日赚的钱,虽然这些钱财对魔女来说根本不值一提但要在现在的城市生存下去钱财是必不可少的。终于在艾米丽的自言自语下回到了家门前,在低头拿出钥匙的一刻看见自家门前有一坨不知是啥的东西,伸手去翻面发现是一个人类孩子,看着孩子身旁的字条上面写着孩子的名字‘艾玛·伍兹’能看出是一对不想负责任的父母才把孩子扔这的吧。


抱起孩子查看一下应该只有几个月,虽然这个孩子很可怜但如今连自己都养不活的魔女实在是没有能力去抚养这个孩子,只能给能够抚养的家庭吧。


对不起了孩子。


——

“艾米丽!艾米丽!”


在很远的地方都能听见艾玛的呼喊呢。


“怎么?艾玛”


“这是我做的花环,送给艾米丽!”


“哎…为什么”


艾米丽打趣的问艾玛,似乎想从艾玛口中听见什么奇怪的回答。艾玛思考了一会儿这个问题,而艾米丽笑着看着艾玛回想到十三年前的妳如同昨天一样,妳真是上帝恩赐我的良药一般,我的天使艾玛。


“走吧艾玛”


拉住她那细嫩的手腕向前走去


——


“艾米丽….”


上前环住她的腰


“艾玛别这样”


“就一下,拜托”


轻轻‘嗯’了下,三分钟后她走了,她不可能永远的留在自己身边


“妳还会回来么艾玛”


“会的艾米丽,我会遵守约定与妳相见”


她领走前的笑容让她永远都忘却不了。


艾玛她被她的亲生父亲接走,艾玛的父亲给艾米丽支付了能够支付接下几世的钱财。艾玛离开前抱住艾米丽说着她不想离开这里,不想离开她的天使…..


她也不想放开她的天使,是她带给了艾米丽这段难忘的时光。


艾玛,我的天使,无论妳飞到哪里我都会找到妳


——


“艾玛我说过,无论妳飞到哪里我都会找到妳”


“艾玛妳看这是妳小时最喜的,我带来了哦。这是我亲自为妳做的”


“艾玛妳看这是妳送给我的花环呢,我保存得很好呢”


“艾玛…….”


“说好的约定呢….”


艾米丽再也装不下去了,流下了眼泪,眼泪滴在了艾玛那泛白的脸上。


“我爱妳….”


——


一世纪后


艾米丽离开了原来的城市来到了新的城市,找到了新的工作—校医


在下班车站等待时外面忽然下起了雨,一旁的学生顶着雨赶紧的跑进车站避雨。艾米丽看了下旁边的学生似乎是初中部的,当然艾米丽可对这些孩子没什么想法,只是无聊听听这些孩子的聊天罢。


“啊,怎么办啊。我衣服全湿了。”


“小特,要不回我家换吧,看这个雨一时半会儿也停不了”


“谢谢妳了艾玛!”


听见这个名字艾米丽突然转过头看向那位叫‘艾玛’的孩子,真的很像她呢。女孩似乎发现了她的目光向她打了声招呼。


“您好小姐,请问您叫什么名字?我叫艾玛,艾玛·伍兹,是这所学校的初二学生”


“妳好,艾玛。我叫艾米丽·黛儿,我是这所学校的校医,可能妳没见过我呢”


“嗯,但现在见过了艾米丽校医,以后多多指教”


“嗯,好的。艾玛同学”


“艾玛快点啊,快赶不上车了!”


“马上,再见艾米丽”


“再见….艾玛,我的天使”


妳还是回到了我的身边,我的天使….

狼族与血族(被伏)

极度OOC,私设很多,ABO设定,辣鸡写手 

        公元253年间人类,狼族,血族与神族发起一场圣战,这场圣战一直持续到公元535年。共持续了282年的圣战最后狼族获得了最后的胜利,从此以后狼族称霸世界......


        如今到了902年,狼族依然称霸着世界。——分割线      在德亚斯莱王国内一名年轻的王子即将成为这王国的新国王“艾玛过来,到我身边来”老国王里奥向年轻的王子艾玛招了招手,艾玛遵从命令的走到了里奥的身边“艾玛今天就是你成王的日子了,你一定要管理好国家啊”艾玛蹲下行了礼“好的父王,儿臣一定管理好王国”里奥将艾玛抱入自己的怀中,在艾玛耳边低估了几句边放开了。艾玛只是点了一下头便离开了宫殿,走出宫殿大门后听见一阵熟悉的声音后立马转身“艾玛恭喜啊” “是啊!终于看见你上位了”艾玛只是笑了下“是啊,一起出去散散心?”还没等一旁的两人同意便使唤仆人拉来三匹好马,艾玛快速转身上了马“你们俩姐弟不跟我一起么?”玛尔塔跟奈布笑着摇了摇头后便与艾玛一同骑马离开了主城前往不归林。               到达目的地后看着周围的一切“跟原来来的时候一样啊” “是啊,已经很久没来了却还是没变”三人一同下了马走向不归林深处“玛尔塔,奈布你说我以前埋在这的愿望现在会不会实现啊!”艾玛用着期待的眼神望着玛尔塔他们“额...这个可能不会吧” “我也是这么觉得,艾玛你都成年了怎么还相信这样的话啊”奈布摆了摆手道,艾玛生气的看着奈布正想怼回奈布的时候身后的灌木丛发出了声音吓得艾玛立刻拔出了银剑对着灌木丛吼道“是谁!赶紧给我出来!”在艾玛身后两人立刻跑到艾玛前面拔出银剑保护着艾玛“哈哈哈哈哈哈”一阵笑声从灌木丛后面传来接着便是从灌木丛内走出两只吸血鬼“本来是想去村庄里抓两名血仆的,没想到竟然在路上遇见了呢!” “是啊,看样子是人类那边的贵族呢!血一定很好喝”说完吸血鬼就朝艾玛的方向冲了上去。奈布双手持剑冲了出去却被一旁蹲点的吸血鬼一拳打到了一旁的树上“奈布!” “别过来!对面的吸血鬼很强!快去叫援....唔..唔!”奈布还没说完就被一旁的吸血鬼瞬移过来捂住了嘴。

        一旁的艾玛跟玛尔塔也是被两只吸血鬼压得死死的完全动不了,玛尔塔一个不注意就被踢到了一旁。艾玛看见奈布跟玛尔塔完全已经被打伤而动不了了。        艾玛趁吸血鬼一个失神立刻用狼爪抓伤了对面的一只吸血鬼“啊!”变化为狼人的艾玛缓慢站了起来对着玛尔塔方向的吸血鬼就是一爪正当艾玛想要杀了奈布那边的吸血鬼却发现将奈布按在地面的吸血鬼不见了只见一只半人半狼的一位绅士站在一旁“约瑟夫爷爷你怎么来了!”约瑟夫笑了笑将奈布拉了起来“要是我不赶来,这个孩子怕已经不在人世了”奈布起来后看见玛尔塔躺在地上就立马跑了过去把玛尔塔扶起来“玛尔塔!你没事吧!”


原来妳早已离开,可我还在想妳

私设现代,有ooc.


        “艾玛.......”


         “怎么了,我的天使”艾玛刚从屋外回到家不久就听见了她家天使在叫她。“要不我们分手吧.....”艾米丽说出这句话时没有任何迟钝的反应,像是肯定了这句话的样子。


        


         “……艾米丽,是发生什么事了么?”艾玛停下了手中的事情,浑身颤抖的向艾米丽的方向走去,她害怕,害怕自己的天使就这样离自己而去“艾米....”未等艾玛讲完,艾米丽就立马接了上来“分手吧,对我们或许都有好处。”


         “艾米丽妳是在开玩笑是吧,今天是不是游戏玩累了想要开下玩笑放松下心情,但是我可受不起这种…” “艾玛!”艾米丽对着艾玛怒吼道“我没有在开玩笑,我已经受够这样的生活了,我需要的是与我同龄的人陪伴我而不是需要妳”


        “艾米丽....我…”


        “闭嘴!”


        最后艾玛使劲全力想要挽留艾米丽,可艾米丽还是选择摔门而去。


        “哒哒哒……”艾米丽最终提着她的行李离开了这个温暖的家,什么都没有留下。只留下了她最后的气息。甚至当初她们一起拍的照片也被艾米丽摔碎。


        大概是累了,也许是事情发生得太过于突然,艾玛也没有时间去伤心,没有管那么多,只是把家里整理了一下就睡了。


        这突然的分手,似乎并没有影响到杰克的正常生活,就算是有也只是暂时没有影响到。


        艾米丽离开的第二天,艾玛去陪客户喝酒,不过按平常的话艾米丽一定会警告艾玛少喝点酒。在艾玛回到家后,艾米丽一定会帮他泡杯茶,温柔的为艾玛醒酒。


        但....今天不一样了.......


         “艾米丽!我头好晕。”艾玛一进门就瘫坐在地毯上,满身酒气“艾米丽,来扶我一下!”


         “艾米丽妳在干什么啊!这么慢。”


         “艾米丽帮我熬戒酒汤.....”


         艾玛在地毯上瘫坐着,感觉一直都没啥动静。艾玛在地毯坐久了,酒就慢慢醒了过来。准备去看看艾米丽到底在做什么可突然想到艾米丽早就跟自己分手离开这个家了。


         “还以为妳不管我了呢,结果我们早就分手了........”说着艾玛就扶着鞋架准备起来,可却被鞋架上的玻璃割伤。


        “这里怎么会有玻璃。嘶,流血了。”艾玛本想叫艾米丽来帮自己看看的,但想着屋内早已没有她的身影了。这块玻璃似乎是照片碎掉落下来的吧。

        艾玛蹲在一旁想着,想着想着就哭了“啊.....艾米丽我想妳了......”


梦境其实是相反的

私设,还是现代。有微杰园。


        艾玛起身,一抬头头就剧烈的疼痛。


        “哈...啊...应该是杰克先生把我送回来吧。”艾玛摇了摇头便下床在镜子面前看了下自己,祖母绿的瞳孔早已失色,凌乱的头发让艾玛感觉自己是活生生的活死人似的。艾玛拿起一旁的注射器“妳为什么还没回来.......”艾玛盯着那注射器的瞳孔早已空洞无神。


        艾玛放下注射器穿好衣服,拿起一旁的一束玫瑰花去向杰克先生道谢。‘咚咚’艾玛站在杰克先生房门前敲了几下,门开了。


         “谢谢杰克先生,知道杰克先生喜爱玫瑰我特地摘了束玫瑰给您。”


        “谢谢,但以后少喝点酒了。毕竟对身体不大好。”


        “好的,麻烦杰克先生了。我先离开了.....”


        “艾玛小姐应该还没吃早餐吧,能否赏脸一同进食?”


        面对杰克这样的邀请,艾玛也没办法拒绝只好跟杰克一同吃早晨。吃完后杰克便向艾玛表白“艾玛小姐,我喜欢妳。”


        “杰克先生你明知我早已不再单身。”


        “可妳能确艾米丽什么时候回来么。”


        “她会回来的,他一定会回来的......”


        “艾玛!妳已经等了艾米丽五年了!再这样等下去是不会有结果的!”


        “够了!”说完艾玛便起身想要离开杰克的房间,却被杰克抱住了。本想挣扎可杰克轻轻的在艾玛耳边道“艾玛....就这么一会....”艾玛没挣扎了,最后杰克放开了艾玛。艾玛也转身向杰克鞠了一次躬“感谢,杰克先生你这几年的照顾。”说完艾玛就离开了房间只留下杰克孤独的喝着咖啡。


        艾玛离开杰克房间后,来到了花园艾玛流着泪对着一朵向日葵说道“艾米丽.....我想妳了。妳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突然下起了雨,雨越下越大。


         其实艾玛很讨厌下雨的天气,可此时此刻她却喜欢这场雨。因为这场雨掩盖了自己的哭声和泪水。


        最后艾玛淋着雨回到了家,早已被淋成落汤鸡的艾玛什么都没有多想直接倒在了床上。


         早上,艾玛起床后头晕晕的,应该是有些发烧吧。不过艾玛也怎么在意这点低烧就去切菜了。切菜的时候头晕晕的一不小心切到手指。艾玛看着自己流血手指想到要是现在艾米丽在就好了。可艾玛想着想着就哭了,艾玛现在也不想管自己的手指了就这样看着血不断滴在菜刀上.....


         就在艾玛准备再次嚎啕大哭时,突然有一个人从后面抱住了艾玛“对不起,艾玛。我回来了。”艾玛听见了是自己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后,迅速转身抱住艾米丽。


        “艾米丽...妳终于回来了....我好想妳啊!”


        “嗯....我也想妳。你看我不是回来了么?”话音刚落艾米丽就给艾玛注射了一管液体。


        “艾米丽...妳给我注射了什么?”

        “艾玛妳相信我么?”艾玛点了点头“我相信妳艾米.....丽.....”还没说完艾玛就倒在了地上,全身麻木,无法开口说话。艾玛的眼神像是再说"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艾玛对不起了,既然妳又爱我又相信我那么就请去死吧!”说完艾玛就眼前一黑。


        转眼艾玛睁开双眼从床上弹了起来,看了看周围看见自己的天使还在自己身旁睡着。“原来只是梦而已.....”艾玛躺下抱住了艾米丽。


        “艾玛妳怎么醒了,现在还没到早上呢。”


        “没什么只是做了个噩梦而已...”


        “那我们的小艾玛梦见了什么呢?”


        “嘿嘿,秘密哦”艾米丽只是笑了笑“继续睡吧”艾米丽将艾玛抱紧“我会一直陪伴在妳的身边,艾玛。”艾米丽轻吻了下艾玛的额头后两人一同睡去。